关闭

关注微信公众平台

通过手机访问

新闻中心

能源央企改制助力细分行业改革

中国电力网 2018-02-08  3236次
字体:加大 减小

  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政策研究室主任王冬容表示,“必须要从根上正本清源地梳理,并构建起真正的市场主体。”


  岁末年初,国家电网、大唐集团、中核集团、中石油、华电集团、华能集团、国家电投等能源央企相继发布公告,宣布完成总部层面改制工作,在变更后的工商登记注册信息里,企业名称中都出现了“有限”二字,原全民所有制企业均已改制成为公司制企业。看似简单的更名翻牌背后,到底蕴藏着怎样的改革深意呢?


  “我们很多的行业改革,比如最为典型的电力体制改革,其中一个主要的方向就是将管制性业务和竞争性业务区分开。此次中央企业公司制改制,虽然并不直接触及诸如电改等具体行业改革,但却能为此类改革打好前置基础,使得后续改革更为顺畅、水到渠成。”谈及2017年中央企业公司制改制,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政策研究室主任王冬容用“静水深流”一词形容了改制带来的影响。


  2017年7月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中央企业公司制改制工作实施方案》,明确年内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要全部完成公司制改制。2018年1月15日,在“中央企业、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”上,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指出,2017年我国国有企业公司制改制取得突破性进展,中央企业及子企业公司制改制工作基本完成。


  为行业改革打基础


  “在上一轮电力体制改革中,在全民所有制的前提下,我们也完成了厂网分离。但为什么在此后想要分开输电、配电、售电环节却不那么轻松了?”以电力行业为例,王冬容认为,此番央企改制是细分行业改革的基础条件。“许多国家的电力行业都经历了输配售分开的变革,但国外的电力公司本身是一个成熟的市场主体,它的市场化程度远高于国内公司。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前置条件。”王冬容指出,国内的大型能源企业脱胎于政府部门,政企分开尚未完全实现,现代企业制度和市场化运营机制更是没有建立起来,这是具体行业改革过程推进缓慢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
  “厂网分离的改革为什么相对容易实现?其实,在推行厂网分离的改革之前,发电放开了十几年,发电领域就有了较为成熟的市场环境,已经出现了很多独立发电厂(IPP),而他们都是市场化程度较高的主体。同时,电厂和电网的分界相对清晰,所以改革就容易实现。”王冬容表示,要实现输电、配电、售电环节的分离,其复杂程度远高于厂网分离,所以“必须要从根上正本清源地梳理,并构建起真正的市场主体”。


  聚焦国家战略领域


  既然是“正本清源”,那么改制前的“本源”到底是怎样的呢?


  其实,在改制之前,能源行业内的许多央企已设有董事会机构和董事长职务。“很多时候我们牵来一匹白马,先画上几道黑条当斑马用。”王冬容引用张维迎的话来解释这一点。公司制改制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、落实董事会职权的先决条件,“改制之后,董事会的运作就不再是假动作了,要动真格的。”


  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技术经济研究院副总经济师韩文轩指出:“在全民所有制的情况下,许多央企的出资人是模糊甚至是空白的。经过改制,国务院委托国资委作为企业的出资方,明确出资对象,实质上也是建立起一种资本纽带关系。”他表示,国资委作为国务院委托的企业出资人,享有选人用人权、重大投资决策权和投资收益权等主要权力。“此前可能国资委也行使过类似的权力,但在法律上确有不规范之处。”


  肖亚庆透露,2018年央企的改革重点将聚焦国家战略领域,坚持市场化导向,加快横向联合、纵向整合和专业化重组力度。例如,稳步推进装备制造、煤炭、电力等领域的战略性重组。此外,还将选择具备条件的央企推进集团层面股权多元化,探索有别于国有独资公司的治理机制和监管模式。“国企公司制改制后,国企真正成为了市场主体,或将给国企改革呈现不同的面貌。2018年要推动央企集团层面全面建立规范董事会,增强董事会决策能力和整体功能。”


  1月12日,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召开外部董事聘任宣布会,国务院国资委聘任的5位外部董事张富生、朱元巢、杨庆、沈殿成、武青悉数到场,公司董事会正式组建运行。在众多能源央企完成改制后,董事会的建立健全将随之推进。


  改制让诸多改革“水到渠成”


  但韩文轩也表示,改制并不直接影响行业格局和企业的具体业务,要完成诸如电力、油气等局部行业的改革目标,还需要后续的配套改革逐步跟进。


  “改制前,决策权在经营班子,存在普遍的内部人治理问题。”王冬容强调,“在改制后,董事会要成为真正的决策机构,外部董事要真正发挥作用,也要对作出的决策负法律责任。经营班子包括总经理都将由董事会选聘,包括职业经理人制度等市场化运营机制都将逐步建立起来。央企要真正朝着现代企业治理的方向走,改制是基础领域的关键一步。”


  王冬容指出:“能源行业央企总部层面多以全民所有制为主,子企业中则存在大量的集体所有制企业,企业产权不清晰,业务交叉。在完成了基础性的改制后,企业首先从总部到子企业将变为真正意义上的公司。而后,能源行业母公司和下属子企业还要经历分类改革,这是后续改革中一个重要环节。”


  “在分类经营、分类改革、分类监管、分类评价的过程中,资产的归类、成本的监审、价格的管制,才会一步步真正落实,管制性业务和竞争性业务才可能逐步分类,从分类再到分开就水到渠成。这也是本轮电改和气改一直想要实现的效果。这必须将现有的改制和混合所有制改革、子企业分类等一系列改革措施相结合才能实现。”王冬容说,“同时也可以预期,如果电网企业的集体所有制子企业改制后续能进一步推动,对当前热门的配售电改革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助力。”
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